• <small id="6mmok"><td id="6mmok"></td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li id="6mmok"></li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td id="6mmok"></td></small>
  • <td id="6mmok"><li id="6mmok"></li></td>
  • <td id="6mmok"></td> <small id="6mmok"><td id="6mmok"></td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/small><li id="6mmok"></li>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/small><small id="6mmok"></small>
  • <td id="6mmok"><td id="6mmok"></td></td>
  • <xmp id="6mmok"><td id="6mmok"></td><td id="6mmok"><button id="6mmok"></button></td>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/small>
  • 您當前的位置是:首頁 > 魅力北安 > 文化建設 > 歷史鉤沉

    抗聯三軍西征紀事

    作者:張光迪 信息發布人:薛輝 來源:

        1935年秋,日軍向我珠河游擊區大舉進攻,推行滅絕人性的“三光”政策,使我抗日力量遭到很大損失?孤撊姸䦂F被殲,團長王惠同犧牲,政委、珠河縣委委員趙一曼被俘。三團也被打散。為堅持長期斗爭,我軍主力在趙尚志司令的率領下,于11月轉移到湯原地區,與那里的游擊隊會合,建立了東北抗日聯軍第六軍,初創了新的根據地。
        1936年1月,為開辟新的游擊區,趙尚志率三軍主力西征綏棱、鐵力、海倫、木蘭地區。當時的形勢是:七軍、三軍四師在湯源東部的虎林、饒河一帶活動,三軍的二、三師在湯原南部的賓縣、珠河一帶活動,三軍五師、九師在湯原北部的伊春、鶴崗一帶活動,只有西部未開辟。
        三軍主力西征后,我作為稽查處長,率一、二、三大隊堅持在湯原,主要任務是打擊敵人的討伐隊,不讓他們進山破壞我們的根據地。另外,保護好森林,不讓敵人來伐木。商人來伐木,要收木頭稅。
        7月上旬,趙尚志西征回到湯原在溝口的一間房子里,我見到了他。他瘦了很多,胡茬子老長,可眼睛還是炯炯有神。他與我握握手后,簡單地問了問這半年的情況,我向他報告半年來總共打了兩仗。5月份,敵人一個討伐隊進山“剿匪”,被我們打散了。后來,在溝口又和敵人打了個遭遇戰,他們沒撈著便宜,傷了幾個人,溜了回去。
        聽完我的話,他一手扶著桌子,口齒清晰地小聲說:“你把收的木頭稅放下,到巴彥去找張壽 (李兆麟)吧,另有任務。具體情況他再同你談!闭f完,掏出個小本子來記什么。他是大學生,說話很文靜,可打起仗來十分勇敢,且指揮有方,抗聯戰士都很尊重他。
        我一這摘裝錢的挎包,一邊說:“點點吧!卞X袋里,不但有稽查處的錢,還有我個人的錢。
        他揮了一下手:“不用點了,放下吧,你明天就出發!”
        我笑了笑,把錢袋放在桌子上,告別了他。第二天一早,就帶著警衛員出發了。
        走了三四天,在巴彥山邊的一個小屯子里,找到了三軍政治部主任張壽 他讓我擔任六師師長。當時下面的部隊有一個團,一個獨立營和新收編的一個旅。接著,他告訴了我下一步的安排,即率一個團和獨立營西征鐵力、綏棱、海倫、通北、北安、慶城,直到哈爾濱邊上,打擊日偽、宣傳群眾、擴大游擊區和抗聯隊伍。收編的那個旅就地堅持斗爭。交待完任務的第二天,他就回湯原去了。
        在巴彥住了三四天,我們就出發了。下旬,經過東興縣境,到了鐵力地區。這天中午,正在山里行軍,忽然看到遠處有兩個騎馬的索利族獵手。他們看到我們,趕緊策馬跑上一個山岡,然后站住仔細觀看,看我們是什么隊伍。
        獨立營薜營長也是索利族人,參加隊伍前,經常圍獵,是有名的炮手。300米內發現目標,舉槍就中。他瞇著眼看了看,對我說:“那個上年紀的是“三老頭”,我認識他!
        我知道“三老頭”就是索利族的長輩或有威望的老人,就說:“你叫住他,問問這一帶的情況!
        薜營長往前走了幾步,高聲喊道:“三老頭——,”那山岡上的一老一小看清了他,騎著馬一溜煙跑下來。
        見面后他們很親熱,我走上前,問了問敵情,他們說,離這兒十幾里的山邊上,有敵人兩個局所(偽軍據點),相距一里地,小河南一個,小河北一個,都是二三十人。接著,他自告奮勇說:“你們要去打,我帶路!”
        這一帶的少數民族群眾吃盡了日偽軍的苦,對他們恨之入骨。我答應了“三老頭”的要求,由他帶路去打局所。那個跟著他的年輕人,就先回去了。
        傍晚,我們扛著一塊一丈多長的木板(準備過壕溝用),來到離局所一里多的地方隱蔽起來。因天沒黑,又等了一會兒。具體部署是這樣的:我帶一部分人在局所前方,監視正面敵人的行動;楊宏杰副官帶領十幾個戰士繞到局所背后,搭板子過濠溝,跳墻進去收拾敵人,給我們打開門。同時,由“三老頭”帶著幾個人到屯子里去抓正在那里嫖女人的所長。部署完,我一再叮囑,千萬不要開槍。開了槍,河南邊那個局所就沒法打了。
        分頭行動后不長時間,門口放下了吊橋,我們的人在打暗號,我一看得手了,趕緊率大家往里走。走到門口,忽聽里面響了一槍,我趕緊帶人向槍聲方向跑去。到一排房子前,看到20多個俘虜已被押了出來。仔細一問,原來楊副官他們進來,看到敵人正打麻將,就突然踢門而入,高喝“不準動!”在喝令時,楊副官的手一動,走了火,打出一發子彈。這一下,把俘虜們嚇了一跳,都老實了。但我們繼續打河南局所的計劃已不能實現。
        時間不長,另一路把敵所長也抓來了,我們把他們集合在一起,宣講了抗日道理:“中國人不打中國人,不當亡國奴,一齊打日本!比缓,所繳獲的槍卸下槍栓,捆成一捆,讓俘虜扛上。一些給養,如糧食、肉類也讓他們扛上,一直把我們送到山邊。然后,把他們遣散。進山走了一截,我們給了“三老頭”一支槍,一袋子彈,高高興興送走了他。槍和子彈,是索利族獵人最渴求的東西。
        二
        進山后,我們找地方休息了多半宿,第二天繼續行軍,到了鐵力縣的十六道崗子,在那里住了一天。哨兵發現遠處又來了一支隊伍,一聯系原來是我三軍一師和九師的部隊。不一會兒,許亨植來了。他是抗聯老戰士,也是我的老上級,很熟。我問他:“你們也到這兒來了?”他說:“司令(越尚志)讓你回湯原有事,隊伍先交給我!
        我答應了,把情況簡單交待了一下,準備第二天走。
        傍晚,許亨植要帶隊伍到山外打給養,我和他一起走。在山邊的一個大屯子里,我們和一個大地主的民團接上了火,他們打了幾槍就跑了。我們進到地主的套院里,弄了些糧食,撤回來。臨走時,不慎失火燒了間房子。
        進山后,隊伍在一個馬架子里宿了營,這是伐木工人住的大房子,能住一二百人。由于沒到伐木期,里面還沒人。
        隊伍住下,放了崗哨。我看了看地形,這馬架子在一條大溝里,邊上有一條小河,再過去是山,地形可以,但不能粗心大意。我給楊宏杰副官講了講,讓他告訴哨兵提高警惕。
        拂曉前,民團勾來的敵人摸上來,有200多鬼子,200多偽軍,一直摸到離我們駐地30多米的地方哨兵才發現,開了槍。聽到槍聲,我和許亨植從馬架子里跑出來,率隊伍趕緊撤。他帶一些人跑過小河,直上山頂,控制制高點。我帶著1挺機槍和20多個人,順著山溝往里撤。撤到里面七八十米處,有一道山岡,是個制高點。敵人見我們哨兵開槍,一邊還擊,一邊往前追。
        當時是夏季,薜營長睡在馬架子外面樹下,聽到槍響,他醒過來。敵人只離他十幾米了。他抓起槍就打,連瞄都不瞄,一伸槍就是一個,連著打倒七八個鬼子。敵人見這只槍對他們威脅很大,紛紛趴下射擊。亂槍之中,薜營長不幸中彈犧牲。
        我帶人跑到幾十米外的山崗子上,命令停止后撤,架上機槍往回打。在后面追趕的敵人被打得東倒西歪,不得不趴下還擊。
        又打了一會兒,天亮了,撤到山上的許亨植組織了九師的火力,猛烈射擊敵人,形成了敵人兩面挨打的態勢。打了一會兒,敵人受不住了,開始撤退,我們一直追出去好遠才算結束。
        三
        這一仗打完后,我就帶警衛員返回了湯原。在湯原溝口部隊宿營地,找到了趙尚志。他對我說:“叫你回來沒別的事,年初,三、六軍繳獲的100多條槍不是你帶人藏的嗎,你把這些槍找出來,交給縣政府,然后回嶺西(鐵力一帶)!
        交待完任務,他就走了。我帶人從深山老林的樹洞、橋下把分散埋藏的槍找出來,交給了縣政府。然后休息了一段時間,轉道回鐵力。在湯原山里的老金柜(地名),我看到了司令部無線電訓練隊的同志,還有幾個姑娘,都是學習無線電的。那時,我們在湯原山里已有了被服廠、兵工廠、倉庫、醫院等后勤部門。
        陰歷九月,我在鐵力的老金溝找到了六師。同時看到趙尚志和司令部也在這里,另外還有五師一部和少年連,約500余人。許亨植已帶著九師到別處活動去了。趙尚志看到我很高興,我向他匯報了找槍的情況。他也把這一陣部隊活動情況給我做了簡單介紹。
        在那里活動到11月,天漸漸變冷,好多地方都下了雪。部隊糧食漸感不足,也需要補充服裝,趙尚志命令我帶著400多人去海倫縣打給養。
        我們出山后,來到一個叫王鎮河的屯子里。這個屯子四面是圍墻,還有炮樓。我們進去后,里面的地主很開明,幫助我們籌集給養。我們集合團丁和村民們講了話,宣傳抗日道理,并張貼了標語。當時就有青年報名參軍。
        耽擱到晚上10點多,發現遠處幾個地方都有汽車燈光。我們判斷:敵人摸到了我們的蹤跡,來包圍了。果然,幾分鐘后,四面響起了槍聲,敵人從四面向我們射擊,我們也躲在圍墻后還擊。
        打到11點多,副官楊宏杰來找我,他說:“咱們突圍吧,天亮就走不了啦!蔽乙贿叴曛鴥鼋┑氖,一邊考慮著:氣候越來越冷,寒風夾雜著雪花撲打在臉上,像刀割一樣,大概有零下30℃,敵人趴在野地里更要命,一晚上還不得凍死。想到這里,我說:“分成幾撥兒輪流在這兒和敵人打,換下來的到屋里烤火休息。后半夜突圍!
        到了后半夜三四點鐘,敵人的槍聲不響了,我估計敵人也凍得差不多了,就寫了一封信,讓一個群眾送出去,動搖他們的決心。信的大意是這樣的:
        日本指揮官:
        今晚天氣冷,你們冷得受不了。我們現在屋里烤火,也不愿打了。我們是不是先;,等天亮了再好好打。
        師長張光迪
        1936年11月×日
        信送出去,日本指揮官研究了好久,覺得再在野地里趴下去非凍死不可,決定撤下去。4點多鐘,我們發現敵人在撤退,就出了屯子。彌漫的風雪中,敵人正三三兩兩縮著脖子,抱著槍往回去,我們打了幾槍,他們踉踉蹌蹌地跑了。在路邊的雪地里,我們見到幾個趴著的敵人,都已凍僵。我們撿了三支槍,連夜行軍進了山。
        又過了幾天,趙尚志帶領我們全部人馬出山,在老道店消滅了一個偽軍山林隊。第二天,兩三百敵人追進山里,又被我們打垮了。據情報,敵人已得知我三軍司令部在這一帶活動,正向這里集中兵力。趙尚志即帶領大隊連續幾天行軍,在山里轉了個圈,來到通北縣地區。
        但是,敵人窮追不舍,已從各地調來800多人圍剿,意欲將我三軍主力一舉殲滅。
        四
        一到通北縣地區,趙尚志司令就產生了伺機打一大仗的想法,以求消滅敵人一部,擺脫目前這種經常被追擊、堵截的被動局面。他談過后,我們都表示贊成。
        陰歷十二月一天上午,我們來到通北縣山里。時值大雪封山、天氣奇寒,我和三軍司令部、五師、少年連住在伐木工人遺棄的馬架子里。六師住在四五里外的冰趟子,那里也有一個馬架子。一住下,趙尚志就帶我們幾個負責人去看地形,看完之后,他一邊搓著凍僵的手,一邊望著遠處蓋滿皚皚白雪的群山說:“就在這里伏擊敵人吧!”按他的指揮,部隊設了伏擊圈。我們這邊是司令部、五師和少年連,埋伏在馬架子前的山溝兩側,六師在冰趟子警戒背后。下午,敵人來了,都是偽軍,他們進溝進了一半,發現有埋伏,趕緊倉皇撤退。我們開了槍,打死一個偽軍中隊長,其余的連滾帶爬地跑了。
        這邊剛打完,冰趟子方向響了幾槍,趙尚志立刻帶領我們去支援六師。到了那里,敵人已跑了。聽哨兵說:他們二人正坐在荒草叢里放哨,20多張爬犁拉著100多日本鬼子來了,直到很近才發現,他倆站起來連開數槍,因為太突然,把鬼子嚇了一跳,征來拉爬犁的馬沒受過訓練,受驚之后扭頭就跑,只撿到了日軍的幾件衣物和軍毯。
        趙尚志聽完說:“那邊的偽軍剛讓咱們打跑了,今天不敢再來,這邊的鬼子一會兒還要來報復,咱們在這里打他一家伙!”
        接著,很快重新布置了部隊。
        六師住的這個馬架子很大,能住200多人。馬架子外面有一道矮爬犁,是放馬槽子的,趴在后面射擊正合適。前面,是一片平展展的雪地,實際上,那是溫泉漫出的水,結成了冰,冰上又蒙上一層厚厚的雪。冰趟子左側是一道很寬的河,右側是一座陡峭的山,地形對我們非常有利。
        傍晚,鬼子來了,大概有200多。他們老遠就跳下爬犁,跑步向馬架子沖來。我們把司令部的2挺機槍和五師、六師的4挺機槍集中在一起,架在圍墻上猛烈射擊。鬼子被我們打倒一片,其余的趴在地上拼命還擊,并屢次發起沖擊,但都被我們打退了?磥,鬼子要和我們決一死戰。
        天漸漸黑了,越來越冷,刺骨的寒風吹得我們隔一會兒要到馬架里暖和暖和,不然食指就沒法扣扳機。趴在冰上的鬼子,不斷得到增援,一爬犁、一爬犁地從遠處奔來了。我們有6挺機槍居高臨下掃射,他們怎么也沖不過來。日本鬼子很惱火,指揮官幾次揮舞著戰刀督戰沖鋒都沒成功,但他們堅決不肯撤退,企圖沖過來和我們拼刺刀。我們抗聯戰士的步槍上沒刺刀,因此,是決不能讓這些鬼子沖過來的。
        天黑以后,戰斗仍在繼續。氣溫開始急劇下降,呼嘯和西北風吹得地上和積雪直冒白煙,到了零下40多度,漸漸的,有些槍支都凍得打不響了。逢這種時候,我們就跑回馬架子里烤烤火,再出來打。到了后半夜,鬼子槍聲漸漸稀疏下不定期,可還撐著不撤,我們就組織了幾個小分隊,輪流從馬架子里出擊,從側翼襲擊敵人,打幾分鐘就回來烤火,另外一個小分隊再去出擊。就這樣,一直打到拂曉。
        天漸漸亮了,這一夜敵人被我們打死打傷不少,但具休情況不清楚。趙尚志決定撤退,不再跟敵人糾纏。我們撤到山上,天已大亮,從山上往下看,到處是鬼子尸體、武器、裝備和軍毯。鬼子眼睜睜地在山下看著我們撤退,也沒來追擊,看來,他們已沒這份力量了。
        不久,敵偽報紙破天茺地第一次報道他們的傷亡,承認“皇軍”受到損失。后來據“內線”報告,這一仗日軍死200多人,傷200余人。他們說:這次戰斗中凡是受輕傷的鬼子都凍死了,那傷的200余人,也大都是凍傷。
        冰趟子戰斗,是以我軍傷亡七八人,鬼子死傷400多而告結束的。
        打完這一仗,趙尚志帶著司令部、少年五師向通北、龍門一帶北征,于1937年春返回湯原后方根據地。我和六師留下來,在海倫、慶城、鐵力、通北、綏棱一帶堅持斗爭。在以后長達五年的時間里,我們發展了隊伍。派出了地方工作隊,進行了宣傳群眾、瓦解偽軍的工作,取得了很大成效,為配合北滿的抗日斗爭,我們幾次切斷了從哈爾濱到黑河的鐵路線,有力地打擊了日寇。直到1942年接到張壽 的電報,到中蘇邊境地帶活動。
        三軍的西征,開辟了大塊的、新的根據地,擴大了游擊區,在東北產生了巨大影響。在那國土遭淪喪、人民受蹂躪的苦難日子里,她是一束希望的火炬,在人民心中熊熊燃燒。
    聯系我們| 網站地圖| 關于我們

    北安市人民政府主辦 北安市融媒體中心承辦
    網站標識碼:2311810005     黑公網安備23118102000001號    黑ICP備16008525號-1
    技術支持:黑龍江?弟浖    聯系電話:0456-6421728

    911高清国产区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td id="6mmok"></td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li id="6mmok"></li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td id="6mmok"></td></small>
  • <td id="6mmok"><li id="6mmok"></li></td>
  • <td id="6mmok"></td> <small id="6mmok"><td id="6mmok"></td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/small><li id="6mmok"></li>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/small><small id="6mmok"></small>
  • <td id="6mmok"><td id="6mmok"></td></td>
  • <xmp id="6mmok"><td id="6mmok"></td><td id="6mmok"><button id="6mmok"></button></td>
  • <small id="6mmok"></small>